您的位置:首页  »  口爆程思怡

口爆程思怡

李奇用着视频的威胁令程思怡无奈的打开了大门,程思怡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李奇仿佛当成自己家一样,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看着程思怡,思怡站在一旁卷着衣角,心中按道:如果他敢乱来,我就冲出去喊人了。

  「李奇,你知道你这样是犯罪吗?你只要把视频还给我,我我可以不报警!」程思怡现在只想拿回视频「哈哈!你有种就报警!哼!那我现在就回去把视频放到网上去,看谁更厉害。」李奇作势要走。

  「别!你到底要怎样!昨天你……你要做的都做了!你还要怎样?!」程思怡赶紧拉住李奇。

  「我想怎样?我已经说了,我要随时随地能干到你!这就是我想要的!」李奇一步一步逼向思怡。

  「不!不可能得!我和我老公婚姻美满,我有家庭,我爱我的老公,我不可能屈服于你。」「那就走着瞧!看你能抵挡多久!现在你必须听我的,不然我就把视频发出去。」李奇也跟温思怡废话,直接强迫她听话。

  温思怡顿时两眼就流下两行清泪。

  「好了!哭什么哭,过来让我先玩下你的大奶子。」温思怡万般无奈,知道如果不过去的后果,叹了口气,坐到了李奇身边。

  李奇一把搂过思怡,手伸入思怡的衣服内开始揉捏起思怡的胸部,并且看着思怡的表情,思怡却仿佛认命一般,也不反抗,但是头却别了过去看也不看李奇李奇一阵火大,哼!强行把思怡的头按过来,迫使思怡看着自己的胸。

  「小骚货,看我怎么玩你的大奶子。」

  程思怡又羞又急,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是任凭胸前两个大奶子在李奇手上变幻成各种形状,「来,再给我亲一个!」程思怡亦是不敢反抗,小脸微微抬起,一双美眸也紧紧得闭住,纤长浓密的睫毛打在了她美丽的粉颊上。

  李奇见身旁美人一副任君采撷的样子,也不再装腔作势,狠狠的贴着娇唇吻了上去,先是用舌头挨个把思怡的贝齿逐个舔了一遍,然后撬开思怡的银牙,思怡不再被动接受,而是主动抱住李奇的头将嫩舌也送向李奇,双舌缠绵交融在一起,足足是吻了五六分钟。

  把思怡吻得喘不过气来却又意乱情迷,一双美眸也是逐渐带着春意,一双手也不由自主的在吻完后居然挂在李奇的脖子后面,两个人倒像是热恋的情侣一般。

  李奇不再等待,一把把程思怡的衣服扒掉,顿时思怡成了一个赤裸的羔羊一般,李奇双手环抱把温思怡抱向房间。昨天在沙发上虽然搞了一回,但是怎有床上舒服,许多姿势也是摆的开。

  「啊……哦……不要……停……爽!」

  没过多久,从房间内不断的传出男人挑逗的言语和女人的浪叫声,房间内明显的婚床上,程思怡一丝不挂的趴在床上,双手被李奇别在腰后,导致身体上部无法支撑顶在床上,屁股却因连接着李奇的肉棒,反而翘的更高起来,如此淫荡的造型,加上程思怡那如杨柳一般的细腰,翘挺的屁股和修长的大腿,构造成一幅淫荡不堪的画面。并且李奇手扶思怡细腰,控制着抽插的速度,胯下的女人随着李奇摆动的频率流露出痛苦又陶醉的表情,身体不断的起伏,淫水顺着两个人的结合部流在了身下的床垫上形成了好大一滩。

  「啊啊喔喔啊……好痒……啊啊啊,用力,使劲……使劲一点……爽……哦哦……」已经足足一个小时了,李奇还没停下来,依旧在程思怡的身上征伐着,依旧像昨天时不时的深入浅出,又大力操干,慢慢拔出还带着左碰右磨,再狠狠插入,直至思怡的花心,思怡感觉那根大肉棒从下体直接插到了嗓子眼一样,淫叫连连,真是让程思怡是被干的死去活来。

  整整一个周末,两个人连饭都没吃,李奇犹如发了情的猛兽一般不停的把程思怡送上高潮,累了两个人就瘫软在床上歇息,但是李奇醒来后只要开始有欲望就把程思怡一把拉过来就按在胯下开始玩弄起来,程思怡一次次的被玩弄,一次次的被突破自己底线,每次做完后都内心发誓下一回绝不淫叫出来,可是一次比一次坚持的时间短,到最后李奇只要拉过来,程思怡甚至开始自动撅起屁股等待李奇的征服起来,也不再憋着自己的欲望,大声淫叫起来,两个人是各种姿势变幻,家中各个角落都喷洒了爱的液体。有时程思怡甚至主动做起了女上男下的姿势,屁股一抽一放的耸动着。

  转眼到周一,程思怡该上班了,千谢万谢不知道是不是李奇也累了,总之在周日晚上李奇和温思怡在一场天雷地火般的做爱后,结束了荒淫的一个周末,开门回到了自己的家中,程思怡顿时心里松了一口气,她真怕李奇会做出更出格的事情让别人知道。现在来说只要能正常上班,就能够先拖一阵子,后面再想办法。

  后面几天程思怡与李奇相安无事,即使早上出门,思怡与李奇碰见,心中一阵颤抖,好在李奇并没有做任何动作,仿佛普通邻居一般跟思怡打了声招呼,令思怡内心暗暗感激李奇没有乱来。

  在周四的时候思怡老公张华终于出差回来,让思怡心安了不少,特地在家做了几个好菜迎接老公的回来,心想有老公回来,李奇这个流氓肯定不敢乱来,终于可以睡个安心觉了,要知道这几天思怡即使睡觉也很担心李奇会突然出现。

  夫妻两个小别胜新婚,吃完晚饭各自洗漱完后,张华就把思怡扑倒在床上,两人脱光了衣服,思怡等待着张华的爱抚,却没有想到张华依旧像以前一样,两个人前戏草草结束,张华挺起肉棒准备插入,思怡用手一摸想要引导张华进入,却感觉十公分左右的肉棒,不仅短还细。

  思怡一下子突然不适应起来,想到前几天李奇那足足长达20公分的大肉棒又粗又硬,将自己整个阴道塞的满满的,随便弄几下就将自己插的高潮迭起,哎呀!怎么能这样想自己老公,思怡暗啐一口自己淫荡。立刻调整心情准备迎接老公的进入。

  可是老公张华插入后,却是犹如牙签搅大缸一般,思怡经历过李奇两天两夜的疯狂开发后,完全的无法适应起自己老公的肉棒,只能拼命的贴着老公的腹部想要更佳深入一点。

  张华一看自己老婆如此激动,当是久别之后的兴奋,更是奋力地抽插,却被思怡现在的娇媚勾引的如一溃千里,身下肉棒一次颤抖,思怡小穴感觉到一股暖流,知道老公射精了,顿时身体一僵。

  以前虽然不觉得,但是经过李奇的开发后,早就适应了那种充实刺激的做爱方式,那满满的精液,如铁棒一样的肉棒让自己欲生欲死的感觉和现在成了巨大反差。现在老公今天的努力却根本无法满足自己的欲望,反而是被挑逗的刚刚兴起的欲望没有了发泄的地方。

  「啊!好舒服啊老婆,你最近越来越漂亮了,让我舒服死了!」「恩!老公,你好厉害!爽死我了!」程思怡背着良心勉强敷衍道,却也怕张华看出来伤了老公的自尊。

  张华说道:「最近项目紧张,老婆我好累了,真抱歉老婆我先睡了!」张华说完后就深沉的睡了过去,可是思怡躺在床边却无法睡着,身体的浴火完全没有平息的现象,被李奇疯狂干了两天早就把思怡内心深处的欲望勾引的从深渊中释放了出来。

  思怡悄悄的爬起床来到客厅,她该怎么办,坐在沙发上,她的手突然不自已的伸向了下体。

  『啊!我怎么能这样!太淫荡了!』

  可是又无法忍受,思怡决定安慰自己,这只是自慰而已,没人知道的。说服自己的思想后,思怡开始用手一遍捏自己的奶子,一遍揉自己的小穴,思怡的脑中居然开始不停的冒出李奇干自己的场景,手指伸进去也完全是在想象李奇的大鸡吧在操着自己的小穴。

  「滴滴滴。」手机突然冒出一条短信:「骚货!穿上衣服来对门,我要干你!」李奇知道今天张华回来肯定会勾动起思怡的欲火,等到现在觉得差不多了,发了条短信给思怡。

  「啊!这个色狼!」我该不该去呢,思怡思忖了半天,偷偷看了一下熟睡的老公,决定还是去对门,她安慰自己说是因为怕视频出现,实际上她现在迫不及待的神情和动作早就出卖了她自己。她内心深处已经飘向了对门,她想李奇的鸡巴,想要李奇把她按在胯下大力的操干!

  「叮咚!」思怡看了看没人上来,赶忙到对面按响了李奇的门铃。

  「呀!小骚货是不是自己的骚逼忍不住了?」李奇开门把急迫的思怡迎进来。

  李奇先把思怡按在墙上开始抚摸思怡的奶子

  思怡完全不想反抗,刚才在自己家中奶头就硬了,自己怎么揉都感觉比李奇差很多,现在李奇揉着自己的奶子别提多舒服了,就是那种久违的感觉。

  「是不是想我的鸡巴了?」李奇问道。

  思怡点了点头,轻声说:「恩!」

  「那老规矩该怎么说?」

  「求你操我的骚逼!」思怡赶忙说道。

  「今天我教你再加一点词,说请把大鸡巴插进我的骚逼,干我这个大骚货!」「啊!你怎么这样,不要这样羞辱我好不好!」程思怡说道。

  「你看你,下面都淫水泛滥了,这不是说的实话么。」「请……请把你的大鸡巴插到我的骚逼里面,我就是一个大骚货,我的骚逼欠你的大鸡吧插!」程思怡感觉自己越来越疯狂了,这以前完全不敢想象自己一生知书达理,连半句脏话都没说过,但是仅仅一天不到,被李奇强迫到出口就是鸡巴啊、骚货啊,而且自己还根据他的要求加了词语,更加的淫荡起来,心理隐隐约约有一丝被羞辱的快感,也希望自己表现的淫贱一点能让李奇赶紧来操自己,因为她感觉自己下面已经快忍受不了了。

  「哈哈!好,去,把屁股翘起来,我今天从后面干你的骚逼。」程思怡听到后赶忙爬起来,趴着沙发上,把屁股翘了起来,唔,好羞耻,每次李奇让思怡摆这个姿势,思怡都会想到这个姿势被对着李奇,一点安全感都没有,而且屁股翘起来,两瓣屁股不由的张开,整个小穴都暴露在了李奇面前,并且思怡根本不不知道李奇现在的动作和方位,等了一会儿见李奇还没干自己,反头看去发现李奇看着自己一脸坏笑。

  「干嘛!还不快点!快点操我的骚逼啊!」思怡居然说的如此顺口。

  「急什么,大骚货,摇动下你的屁股给我看下。」李奇别说边挺着鸡巴过来。

  思怡赶忙晃动起自己圆润的屁股,仿佛一条待操的母狗一样「啪!」李奇一巴掌打在思怡的屁股上,动荡期层层臀浪,思怡不禁娇呼一声,李奇不等思怡反应过来,鸡巴直捣黄龙,对着思怡张开的洞口操了进去。

  「噢……爽……用力,用力干骚货的骚逼……哦……好爽啊……爽死我了!」程思怡努力的忍了半个多小时的骚痒在这一刻终于得到抚慰,不由大喊起来,好在这里是高档小区,房屋隔音措施做的好。

  思怡晚上足足被干到了三次高潮才恋恋不舍的回到自己的屋内悄悄的睡了下去。

  第二天晚上思怡等老公熟睡后,又接到李奇的威胁短信,这次却是连挣扎都没有就主动的敲响了李奇的大门。

  进门后思怡主动送上香吻,李奇却没有急着先干这个饥渴的人妻,而是把思怡抱在怀里打开了电视。

  电视里突然播放出一男一女的A片,却是女的在努力的给男的口交。

  思怡看着视频脸红了起来,胸前的奶子被李奇用手把玩着,李奇却看着思怡也不说话。

  「你……你想干嘛!」思怡被看的不好意思,看见视频上的姿势,隐隐约约知道了什么。

  「你说呢?骚货,今天我要给你的嘴开苞。」

  「啊我不要!」思怡这么爱干净的人压根不同意。

  李奇也不急,今晚时间长的很,「等会看你是不是嘴硬。」说完李奇口手并用,俯下身去把思怡扑倒在沙发上,那条可怜的睡裙根本禁不住李奇的力气,早就烂在一边,思怡的两颗乳峰又呈现在李奇面前,只见李奇用嘴叼住一粒奶头,一手捏住另外一边,把思怡的奶子捏的是形状万千,剩下的一只手也没停下,直捣黄龙,从阴唇下部一直揉到上部,最后扣住那颗阴蒂时重时轻的揉捏起来。

  李奇笑道:「哈哈哈哈,程老师,你真是个小荡妇啊,没看过这么点挑逗就已经受不了的。」「你……你胡说……」「真的啊!不信你看。」李奇笑着把手拿出来,张开手指,两指之间居然还连着一丝透明的液体。

  程思怡羞愤的看着李奇的手指,想要再辩驳,却拿不出任何借口。

  「来!用嘴舔掉!」李奇不容置疑的说道。

  思怡看着是手,想着还能接受,也不敢抗拒,把头凑过去看着手指上自己的淫液,伸出舌头舔了起来,然后再用嘴含住李奇的手指,稍作吸吮,感觉差不多了,赶紧退出李奇的手指。

  李奇仅是手指被那么一舔弄,就感觉如此销魂,程思怡的香舌简直是比身材还要极品,感觉手指被一条软滑湿润的舌头绕过,然后一阵温热的口腔再包裹,配合上那绝色容颜,李奇心头不禁一荡。

  「是不是想要了?小骚货?」李奇挑逗道。

  现在的思怡哪还经得住这样的挑拨,不一会儿就求饶连连,屁股是一挺一缩,「给我!我要!我是大骚货,大骚逼,求你用鸡巴操我的骚逼……」思怡居然还记得昨天的话语,不暇思索的说了出来。

  「想要被操,可是我的鸡巴还没起立了,喏,你看!」思怡看过去,虽然李奇的肉棒已经硬了不少,但是比起昨天来说明显不是一个档次。

  「那……那你要怎样?」思怡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的语气中早就带着一股打情骂俏的娇嗔。

  李奇指着电视上的视频再看看思怡。

  思怡内心更是挣扎,李奇想了想,帮她下个决定好了,哼!把思怡的头按了过去。

  李奇的肉棒顿时直挺挺的出现在了思怡的面前不到10cm处,大大的龟头占满了她的所有视线,不时的还有一丝丝骚味传来,还没接触思怡就能感受到那股热气打在自己的脸颊上。

  思怡从来没有试过口交,虽然从以前闺蜜聊天听说过,但是她可是大家闺秀般的女人,知道有这种事情只是暗啐不已,绝对没有在与自己老公的做爱中出现过,他老公也是一个木讷之人,从没提过此类要求,所以思怡不禁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肉棒,甚至脑海中还在想:这也比老公的大太多了吧,而且这么大的东西就这样插进了我的体内?哎呀呀!怎么会想这些东西,程思怡,你在想什么呢!

  李奇见思怡停顿在面前,索性再用力一按,龟头是直戳思怡嘴唇,思怡不禁被吓,小嘴一张,反而是让李奇的鸡巴捅了进去。思怡吓得想咬下去,突然脑袋被李奇一拍,「你敢咬你就死定了!!」思怡赶忙吓得停住了动作,木讷的张着嘴让李奇的鸡巴在嘴里进出。

  「你就不会动两下吗?你这样舔,我一晚上都硬不了!」李奇看思怡这么傻傻的样子不禁气到。

  思怡眼睛看向视频,天啊!视频里的女人仿佛在吃着世界上最美味的视频一样,含着一根鸡巴左右舔弄,吐出来又吸进去,思怡脸羞红到极点,似乎惊讶女人的嘴怎么可以这么灵活。

  李奇看思怡还在发呆,一巴掌拍像思怡的屁股。

  「呜呜呜……」思怡的嘴巴被整个肉棒所撑满,早就说不出话来了,但是也知道李奇这是生气的样子了,赶忙用舌头动起来,虽然舌头被压迫的死死的,但是思怡还是可以稍微摆动自己的香舌。

  原来李奇的鸡巴这么大呀,上面已经沾满了思怡的口水,自己居然因为想要被这个大鸡吧干,而去学上面口交技术,来讨好李奇,想到就有些悲哀。

  思怡索性有些认命,并且非常奇怪的是自己居然没有想象中排斥口交,她本以为自己生来爱干净,根本无法接受男人尿尿的东西塞进嘴里,但是真的到发生的现在,居然对李奇的鸡巴的味道并不反感,她只当是经过这几天的的事情,能接受了李奇的亲密接触。并且当整个鸡巴塞入口腔后,李奇那个鸡巴独有的味道钻入鼻内,加上如此羞辱的感觉,让思怡整个人开始略微有点兴奋起来,难道自己是有被虐的体质?

  思怡短短时间想了这么多,但是嘴也没停下,看着视频上的动作,先用舌头在口腔内不停的刷着李奇的大龟头,然后吐出鸡巴喘口气,在用舌头按照视频上的教程从鸡巴根部开始一寸寸的往上舔舐,然后舔到龟头顶端的缝隙,丁香舌微缩开始扫弄整个龟头,再一口包住鸡巴开始上下耸动起来,她心想,这样模仿做爱的抽插应该没错。

  李奇看着思怡对口交居然如此有天赋,胯下人妻的螓首一上一下卖力的吞吐着,时不时的带一丝娇媚的双眼望向自己,不由大爽万分,这简直是个意外,没有想到这个人妻居然在口交上不仅不排斥,还有如此天赋。李奇甚至舒服的呻吟了起来。

  程思怡抬头看见李奇如此满足的样子,不知为何,感觉特别开心,她感觉自己喜欢看到李奇满足的样子,而且鸡巴愈发的坚硬起来,想到等会自己会被这根大鸡巴插入自己体内,还有昨天那种快感,不由的下面又是猛的冒出一股洪流,更加卖力开始含弄起口中的大鸡吧。

  李奇享受着人妻的舔弄,手想伸过去摸人妻,突然发现勾不着,手又特别无聊不知道该摆向哪。

  思怡看到李奇突然这么尴尬的动作,顿时觉得好笑,唔,这个坏蛋,被我舔都不够,还想干嘛?唔,奶子你又摸不到,但是思怡突然不想让李奇这么失望,突然想到了主意,一边舔着李奇的鸡巴,一边开始挪动身体,慢慢的转了一个姿势,从头对着李奇,变成头对着李奇胯下,屁股对着李奇,居然乖乖的把屁股送向李奇的手上,挪动的过程中,嘴里的动作都不敢断开,一直含着。

  啊!这个坏蛋,便宜你了,给你口交,还得让你玩弄我的屁股,啊!手伸到里面去了!唔,程思怡,你这样太淫荡了,她从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口里含着男人的鸡巴,还主动送上自己的屁股给男人玩,怕男人无聊。

  啊!龟头分泌出来了液体,好刺激的味道,思怡想到,啊!下面也好痒,屁股和骚逼在李奇的手上玩了好一会儿,李奇又扣又捏的让思怡淫水连连。

  思怡感觉到李奇的肉棒开始一阵一阵的跳动,知道李奇要射了,随即双手极速地套弄着肉棒上她的小嘴含不到的部分,同时加快了头部上下的速度,和舌头与龟头的摩擦,啊!好刺激,我要让李奇射精,要快点!头部耸动的更快了起来。

  李奇感觉到快感到了,也不在锁住精关,看到胯下的美女这么努力的份上,一把按住思怡的头,「我要射了,小骚货含住!」「呜呜呜……」思怡不停的挣扎着头部,李奇的鸡巴都已经深入到她的喉咙里了。

  浓稠的精液瞬间全打在思怡的喉咙里。

  啊!好烫,好腥的精液,唔,想吐没吐出来,全部被噎进喉咙里了,还有一部分从嘴角流了出来。

  李奇长舒一口气,「噢,爽,小骚货,把鸡巴舔干净。」思怡咳嗽了半天!怒道:「你个坏蛋!居然射我嘴里。」不过怒归怒,思怡还是低下头去开始给李奇的鸡巴做清洁工作,思怡今天有些认命的感觉,都到了这个地步,不如做完整让李奇开心点。

  舌头开始清扫着李奇鸡巴上残留的精液,本想吐掉,被李奇的眼神瞪了一下乖乖的吞了进去。



  【完】